康尼机电

起底庞大破产重组背后庞庆华终于抛弃了买地经营模式_车家号_发现
更新时间:2019-12-01 09:06 浏览:78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事实上,破产重组对于庞大而言到底是渡劫中的一次釜底抽薪,还是绝处逢生前的凤凰涅槃,对于舆论来说或许都不重要。庞大的存亡以及如今敏感又脆弱的汽车生态,才是外界关心的核心问题。

  有资料显示,庞大集团曾通过传统招拍挂程序从政府手中拿地,但在拿地后却绕开政府自己使用。随后东窗事发,庞庆华因未如实披露权益变动情况、未按规定披露关联交易、未披露自身涉嫌犯罪被司法机关开始多次调查。

  资料显示,2010年上市前,庞大用于建店的自购土地占比就已经超过80%,庞庆华也曾就这一问题公开回应:“其他公司租地多,我们就是买地多。”至于购地建店的原因,他这样解释:之所以选择自购地多,主要是租地建店涉及落户难以及核销利润的问题。

  事实上,庞大的资金吃紧已非短期现象,早在2008年,就曾有媒体就庞大资金链紧张做出过相关报道。而真正让庞大集团陷入资金困境则是在2017年下旬开始,彼时国内数家银行陆续向庞大开始抽贷,一度使得庞大集团内部资金告急。资料显示,仅2017年下半年就有多家信贷机构累计向庞大抽贷60亿,2018年这一数字扩大到174亿。面对高额的还贷压力,庞大从去年开始处理多项优质资产以用于补齐公司内部资金,截止2018年,庞大集团的营业收于断崖式下跌,随即内部管理成本也开始成倍增长。

  在庞大破产重组事件背后,为什么庞大会出现资金问题?银行与金融系统又为何在两年时间内集中对庞大实施抽贷行为?曾经让庞大快速发展的“买地经营模式”为什么成为拖累庞大发展的主要原因?在整体汽车销售出现增长放缓的大环境下,庞大为什么在资金和业务上受到重大影响?此次破产重组对庞大的好处是什么?庞大在此处重组中核心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事实上从庞大陷入资金旋涡后,相关车企以及多方政府都曾就其展开过帮扶工作,其中不乏厂商提前返利,放松进货政策等方法试图帮助庞大在资金上走出困境。而在政府方面,为化解庞大集团的债务风险,河北省政府及有关部门还曾牵头成立了庞大风险化解领导小组,并于2018年内相继相关会议设法解决庞大的资金压力。

  6月10日,有媒体报道,庞大集团已申请破产重组,公司进入被审查阶段。由于庞庆华个人不否认破产重组事宜,只强调了发起主体的区别,使得舆论就庞大集团目前所处现状争论不休。

  在分析人士看来,可以肯定,不论庞大是否为此次重组计划的实际操控方,资金问题已经成为限制庞大集团发展的既定事实。倘若庞大能够成功进入重组阶段,对于庞大是一次自我修复的机会。有相关法务人士介绍,目前法院强调重组行为在狭义上的目的就是够有效防止企业直接破产。而在流通领域很多人士看来,他们都在希望经历庞大事件后起到警醒作用,能够让汽车经销商集团以及相关利益团体能够在相关制度与法规的完善与认识程度上得以升级。

  由于囤地易于公司做抵押阶段,因为频繁的接待以及抵押土地成为近年来庞大集团的运营常态。但置业需要持续的资金支持,为减少成本,庞大集团开始违法违规使用土地。

  不过多数银行或信贷机构在抽贷前都会对相关企业进行严格审查,甚至必要时成立“债委会”以确保相关企业免受抽贷造成过大影响。甚至个别地方政府会在特殊时期出面为企业担保,来降低因抽贷对重点培养企业造成伤害。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2011年,庞大修建了唐山古冶汽车文化广场,该广场占地220.9亩,系非法占用农民耕地,引发十几起农民状告庞大集团非法占用耕地案件。2012年,庞大汽贸张家口分公司违规占用农民集体土地。庞大集团以庞大二期的名义进行征地,违规拆迁问题遭当地居民上访。2013年,庞大集团于唐山修建汽车专卖店,非法占用12,870平方米建设用地。唐山市国土资源局没收庞大集团在非法占用的土地上新建的建筑物和其他设施,并处12.87万元罚款。同年,庞大集团拖延执行,虽缴纳12.87万元罚款,却拒绝履行其他义务。唐山国土资源局将庞大集团诉诸法庭,庞大方被法庭强制执行。

  走访中汽车预言家发现,其实银行抽贷现象是一个常规行为,由于国内金融投资政策与监管不完善,银行为降低亏损风险大都存在抽贷行为,尽管该行为有可能会对实体经济与相关企业造成影响,但仍旧难以有效制止。为了保证金融贷款的稳定性与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此前银保监会与多省、市地区均出台过有关《扩大小额贷款保证保险的相关工作意见》以及《进一步做好信贷工作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质效的通知》等配套政策,但抽贷现象仍无法完全避免。

  有资料显示,就在数月前,庞大已经获得地方政府、金融机构和某银行的大力支持,并由庞大集团与银行签订“三年回归计划”,该计划显示要对旗下庞大4000亩土地进行对外出租或出售,预计收回资金40亿元,以用于偿还各种债务。

  事实上,破产法有明文规定,申请公司重组可以是债权方或债务人任意一方。但在实际履行过程中,申请人的不同却又会引发外界以及相关机构对于涉事企业的客观判断。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规定,如果法院受理申请人对公司的重组申请,法院就可以将指定管理人,债权人依法向管理人申报债权。并由公司或管理人在规定期限内制定公司重组计划草案并提交债权人会议审议表决。债权人就可根据经法院裁定批准的重组计划获得清偿。如果重组计划草案不能获得法院裁定批准,法院将裁定终止公司的重整程序,并宣告公司破产。

  在查阅资料中发现 其实庞大此前就曾明确对外回应过,庞大面临的问题就是由于自身对于法规及政策监管的忽视造成的。那么此次破产重组对庞大的影响究竟有多大?庞大还能翻盘吗?

  公司上市后,庞大集团扩地战略正式开始。数据显示,庞大集团在IPO过程中募资60.4亿元,其中约23亿元用于新建、改建经营网点项目及支付公司经营网店的工程款,该数额占募资的40%。随后两年内,庞大集团疯狂买地、盖房,并在基础设施建设上进行大规模的投资和扩张,截止到2014年初,庞大用于基础设施改善的花销就已经超过100亿元。

  在经历长达两年经营高压与高危时期后,不论对于庞大还是其掌舵人庞庆华个人似乎都已经接纳了这些既成的事实,以至于如今被破产重组,让庞庆华与庞大集团都有了一些喘息的时间。

  与其他主张轻资产建店、轻资产运营的汽车经销商集团不同,庞大从发展初期就将自购土地建店作为发展目标。当时,囤地经营甚至一度成为庞大集团内部的一项“主营业务”。

  流通领域专家表示,对于正在经历变革的汽车行业,尽管行业升级势必引发市场的洗牌,但像庞大这样的超级经销商如若破产,对于当下脆弱的汽车生态势必带来波动与影响。

  既然抽贷不是无解,庞大集团此前作为国内经销商龙头,又曾是省、市纳税大户,为什么还会对抽贷毫无还手之力?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认为,这其中的原因与庞大多年违规操作以及庞大安身立命的囤地式经营有直接关系。

  此次庞大被传破产重组消息,与5月13日庞大集团对外发布的申请公告有关。公告显示,冀东丰公司向河北省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对庞大集团进行重整的申请,原因是2017年5月,庞大集团曾向冀东丰借款1700万元,但庞大集团资金紧张,目前无法偿清债务,因此冀东丰公司向法院提出要对其进行重整的申请。该申请也因此成为外界认定庞大集团濒临破产边缘以及公司资金崩盘的主要依据。

  依靠买地建店经营模式,庞大成为了中国汽车经销商龙头;也因为违规土地经营使用行为,一步步在金融领域受到了抽贷带来的经营问题。在宏观市场不景气的当下,利用破产重组的方式,解决企业合规问题,或许是庞大翻盘的最大机会。

  基于法规制约的前提,意味倘若“重组”成立,庞大与冀东丰将分别成为债权人以及债务人,以进行和解存活,庞大也将在短期内通过财务整顿、资本结构重组等方式来获得继续发展的空间。庞庆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重组是庞大在困境时期的绝佳调整机会,而这种这种机会指的就是庞大集团不会因真正破产而引起的公司解体、拍卖、员工遣散,同时还能极大避免再次受到来自债权方的资金施压,因此客观上延长了庞大借款期,对于缓解庞大公司压力有很大的帮助。

  多起违规操作让证监会意识到事态严重,证监会曾对庞大集团给予警告,并处60万元罚款,还对庞大当事人武成、刘中英给予警告,并处90万元罚款。由于多起违规操做,使得诸多投资机构对于庞大集团的股票作出高危评级,甚至曾有多家商业银行拒绝向庞大放款,多市、区政府对庞大的违规行为也曾表露不满。

  但值得推敲的信息在于,有内部人士向汽车预言家证实,北京冀东丰与庞大集团之间存在股份互持关系,甚至可能不排除冀东丰的实际控股方就是庞大集团本身,况且重组涉及的借款金额并不像压死庞大集团的“最后一刻稻草”。因此有分析人士认为,不排除此次破产重组就是由庞大集团主动发起的。

  据了解,尽管资金受阻,公司存在进入重组风险,但目前庞大集团仍有806家经营网点,这其中包括659家专卖店、563家4S店以及83家汽车超市以及64家综合销售市场,很显然庞大对于国内汽车流通市场的稳定仍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与其说各级政府、职能部门与企业在帮助庞庆华,不如说行业更看重整个汽车流通市场的持续发展。一位负责流通领域的专家表示:“为错误经营买单的不应该是庞大集团,应该是相关责任人。如今消费升级,市场转冷,传统经销商面临资金压力的不只是庞大一家,庞大所经历的困境是值得行业内外共同思考的。”

  但在庞庆华的回应及部分媒体的报道中,破产重组的申请方并非庞大自身,重组申请是由债权方发起,因此庞大此次被“重组”不会致命,反而有可能成为庞大集团化解目前资金危机与风险的一个有效途径。一时间,有关申请方身份变化成为外界关注庞大问题的焦点。这一次破产重组是不是庞大?

  根据此前规划,在进入特殊调整时期后,庞大集团将对自身不良业务进行处理,同时对公司内部体制进行优化,包括对管理人员降薪以及缩减内部管理岗位。近两年,庞大一直在寻求外部战略投资者的支持。

  也许连庞庆华自己也没有想到,苦苦经营16年的庞大集团只一两年光景就走到危急存亡的至暗时刻。

  当时,庞庆华甚至一度被同行戏称是“玩汽车的地产开发商”,然而商业置地不同于常规地产买卖,庞大集团的部分囤地很难在短期投资变现,甚至无法让公司快速回笼资金,意味着一旦遇到市场波动,庞大就将面临资金吃紧。而关系庞大命运的拐点也在2018年前后开始爆发。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